中国漫画界老朋友木村忠夫:推动中国动漫走向日本

时间:2014年03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编者案]木村忠夫先生是中国漫画界的老朋友,也是最早将中国漫画家介绍到日本的人士之一,定期在其创办的《日本漫画新闻》介绍中国漫画家和作品。木村先生长期从事漫画教育和国际交流,对中国漫画有着很深的感情。致力于推动中日两国漫画行业的友好交流和发展,许多中国年青漫画家都曾得到木村先生无私的帮助。

木村先生对于中国漫画教育非常关注并给予有效的帮助,多次到中国访问,组织日本著名漫画家和编辑来华授课,同中国笫一漫画学校-东方潮漫画学校结成友好学校。

鉴于木村先生对漫画教育和推动漫画间的P国际交流所做出的贡献,2002年被日本漫画家协会授予特别奖,2004年在北京举办的第六届世界漫画大会上授予“友好交流”奖。

前一段时间,日本著名动画导演宫崎骏 先生谈到对中国友好的观点,在中国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日本漫画家同样和中国有着友好的关系。在当前中日两面关系的特殊时期,推荐木村先生这篇文章,我认为有着非常好的现实意义。文章中许多观点对发展中的中国漫画,很值得借鉴。特别是一个“日本人”长期对中国漫画的发展饱有深厚的感情,近其所能为推动中日两国漫画的友好交流做出贡献,令人敬佩。

(国际漫画家大会委员会中国代表徐涛)

日本动画导演的巨匠宫崎骏先生在9月6日发表了引退声明。在记者招待会上聚集了包括13家***媒体、605人的新闻报道阵容,让人真实的感受到了宫崎动画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在记者会的开场发言中,宫崎骏先生说:“我的所有作品,就是想告诉孩子们‘这个世界值得我们活下去',这也是我创作的出发点。”这句话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宫崎作品问世前的动画作品主要以“孩子们看了开心”的电视作品为主,而宫崎先生的剧场动画作品,为了让每一张画都贴合主题和内容,构图、颜色调配等亲自完成,对作品的细微部分也进行检查。其结果,诞生了不同以往的动画作品。全世界的大人也在观看宫崎动画作品,并为之丰富多彩的表现所着迷。 宫崎先生进一步阐明到:“我所喜欢的儿童文学作家中有一位叫罗伯特・韦斯特的,其作品中充满了让人不得不思考的东西。受其影响,我认为我并非是在发表作品,而是从文字作品、电影中汲取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加以传承”

认为动画与漫画相同的人有很多。而在日本,两者为不同的媒体。虽然两者都是“画和故事”,都是大众娱乐文化。另外,在日本也有人认为漫画是一种艺术,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漫画是艺术的话,无论一张画多么精彩绝伦,孩子们还是会马上厌烦的,对于孩子来说不需要艺术。艺术难道不是为了让成年人观赏并使其娱乐的吗?所以,我认为漫画基本上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观看并娱乐的东西。 在日本,漫画 “是否有趣”决定着是否受欢迎。作家为了自己的作品如何使读者感到有趣,而在登场角色的人格设定、主题、故事情节展开等倾注全部的精力。

我从事漫画教育的35年中,前后采访过500位左右的男女漫画家。虽然作品种类风格不同,漫画家们却都有一个共同观点:设定主题,构想故事是最辛苦的,这应该是漫画家的创作方针。然后是分析读者的反应,思考如何使自己的构想得以持续,…融入感情,这是个难点。所以接下来的人物角色的性格设定成为关键。 我认为,上述观点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基本是不变的。

中国政府10几年前制定了加大普及动画和漫画的力度这一政策,制作的动画数量据说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尽管以日本这样的动画大国为目标,作品质量依然不高,动画行业面临困局。而另一方面,漫画已经可以通过手机、电脑等各种移动设备进行提供。这几年读者可以阅读到优秀的漫画作品,也开始出现了数名年收入达65万元的作家。这种变化对于立志普及中国漫画文化的我来说是件无比欣喜的事。中国的年轻人还是有很多喜欢漫画的,中国漫画也从婴儿成长为可以独自走路的幼儿。 喜欢漫画的人数在增加,这是件好事。但是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今后该如何让漫画文化从幼儿走向青年再走向成年。这是个课题,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来解决。令人担心的是,这一期间那些有才能的嫩芽被碾碎。

我不是评论家,但我尝试着思考如何才能使中国的漫画文化形成 “质上的飞跃”这一问题。

一、提高漫画家的水平

中国的漫画学校盛行,希望讲的人也很多。我认为这是“漫画”的引人之处已经渗透到了年轻人之中。如果我是指导漫画的老师,我一定会重视临摹日本漫画和提高知识能力。 中国人绘画水平很高,这方面日本不如中国。但是漫画读者会对日本作品感兴趣,那是因为故事情节和角色个性的设定能充分吸引着读者。对于漫画来说,无论画的多好只要情节无趣,会立刻让人厌烦。所以在日本,漫画既不是美术也不是艺术,只是国民身边的一种娱乐大众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日本漫画被评论为世界第一,会有那么多有趣的漫画呢?我认为秘诀就在于“模仿并学习”。学习吸收 “精彩之处”,就是从自己认为有趣的他人作品中“盗用技术”,这就是“模仿”。手冢治虫在成为专业漫画家之前模仿了很多自己喜欢的田河水泡的作品,宫崎骏模仿了很多手冢治虫的作品。现在一些知名的男女漫画家的幼年时代也是一样。这样,通过模仿作品进行吸收,从他人的作品中吸收自己认为有趣的东西,构图方法、拟音效果、台词的位置、每幅画的运用、故事展开技巧等等。在反复模仿中一定会体会到其中的辛苦和乐趣。这就是“学习”,通过模仿来积累知识,并形成自己新的知识,运用于创作。“临摹”是提高能力的一种技巧并不是可耻的事情。但是,若以此为职业,盗版则是可耻绝不可行的事。正当的版权意识才能使漫画文化水平得以提高,从而诞生中国独有的漫画。这样漫画行业也才能繁荣昌盛。原创作品用其独有的技巧吸引读者,本人极力建议从日本的作品中了解漫画的本质,通过模仿来学习并最终创作出自己的作品。

读者非常喜欢原创作品,可原创作品的创作并不简单。如前所述,临摹专业作家的作品也是学习创作力一种手段,但是学习掌握“漫画以外的知识”也非常重要。我认为,漫画就是“人画人”。漫画家自身的知识越丰富,创作时的构想也越多彩,。所以,必须提高漫画家的智慧能力,其关键在于掌握更多漫画之外的知识。作为漫画家单凭借漂亮的绘画并不能让人感动,如果故事情节不能吸引人就看下去。如果我是指导漫画的教师,我只会教授基本的绘画技巧,而更多的推荐多看电影、电视剧,多读小说,尽可能多的提高自身的修养。其原因就是,在漫画中登场的角色必须超越读者。在日本,政治家、医生、律师也都看漫画。能娱乐那么多具有很高社会地位的高修养的人,是因为其作者在创作活动中通过采访,阅读专业书籍等具备很广的知识。我认为提高漫画家的素质修养是非常重要的。 虽有些画蛇添足,作为我个人的意见,获得日本漫画家的同意,把日本漫画改编成中国版的或是发表续集也是一种方式。相信读者会欢迎,漫画家也会通过这样的创作增强实力,进而开始原创。

二、培养指导者

现在中国漫画杂志大增,各地漫画活动频繁举行非常热闹。估计今后漫画创作人只增不会减。但是高质量有吸引力的漫画,需要创作人提高其水平,这就使相关指导者变得极其重要。中国的故事漫画的历史还比较浅,有影响力的漫画还不多。原创因素不够,没法由始至终吸引读者应该是重要原因。从这个原因可以推断,中国还缺少真正的指导者。也许有不少人认为漫画这行容易赚钱,但如果一开始就抱着这种态度我认为有影响力的漫画是不会诞生的。

“谁都是从新人开始”。指导者若能理解漫画丰富且深刻的表现力,和漫画家齐心协力通过漫画给予读者梦想与希望,只有这样充满热情的指导者才能让新人漫画家最好的发挥潜质。现在,漫画遍及全中国,对漫画家来说有更多的机会和平台来展示自己的作品,这也促使他们更严格地审视自己的作品。此时需要有个指导者能让他们更多的发挥自己的个性。所以,今后指导者的人才挖掘和培养亟待加强。

在过去的日本漫画界,出版社承担这一重任。出版社的编辑会和新人漫画家同心协力,根据读者的反应来设计故事的发展。同时如果漫画家有需要的话,编辑会积极地提供各种思路、方案与建议。为了让漫画家能扬长避短地进行创作,编辑尽力了最大的努力。可以说他们是投入所有的精力,呕心沥血地和漫画这个“怪物”作战。日本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中国,但是从读者更喜欢日本漫画的现实来看,中国现在需要的是有效灵活地借鉴这个方法。

那么,指导者又是如何培养呢?、、、、、、并非简单之事。但是,作为指导者即使不会画漫画,也应该看大量的日本漫画,而且是各种类别的漫画。通过看漫画可以学到;编辑方法、销售方法、漫画杂志的特征、对读者的考虑以及漫画家的辛苦等等。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是和日本的编辑交流,吸取他们的经验。缺少的是什么,怎样才能挖掘新人漫画家的潜能,这样的教科书是不存在的,只能从各种各样的意见经验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当然,编辑从属于发行漫画杂志的经营者。编辑的培养由经营者来决定,日本能做到的中国不可能做不到,关键还是看经营者对“漫画”或是“漫画行业”的热情及对其前景的判断。

漫画不管是一般书籍还是数码的,虽然创作手段不一样,只要内容引人会拥有大量的读者。领会作品的趣味,努力引导漫画家去创作表现这是当前极其需要的。

宮崎骏先生72岁了,他说过“用数码创作就失去了我的味道,还是用手一笔一笔用心画。”辛辛苦苦用手画,也许才是养成自己的个性,发挥自己个性的根源。

漫画是个无限广大的创作世界。近年,中国漫画不输于动画,成为漫画大国是不容置疑的。但,这仅是在“数量”上达成漫画大国。读者期待的是“梦想和希望,喜悦和感动”。希望中国提高漫画的“质量”为成为真正的“漫画大国”从现在开始努力。

我期待中国独特的漫画文化硕果累累,享誉世界的那一天。

三、通过漫画加强中日交流

漫画界人士,从老一辈人或政府那获得信息,高层的信息看多了,接触多了自然自己的水平也会提高。日本的漫画界人士也能从中国方面学到很多东西。这种交流中日双方都是需要和有益的。人才的培养急不了,在漫画界不能看眼前的利益,至少需要展望五年之后的前景。我说中国经济发展很多年轻人想来日本。2020东京召开奥运会,还有七年的时间,如果那时中日漫画节之类的活动能一起召开该多好啊!让我们一起为漫画的“合作与和平”一起努力。

本人成立了“日中漫画友好协会”,从事中日漫画交流30年了。如果能在漫画教育指导上尽微薄之力将深感荣幸。

以上是本人的建议,估计和我意见相同的人不少。 虽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可不实际行动是进步不了的。行动起来吧,就“现在”!

喜欢漫画的中国人很多,将来的中国漫画不只在“量”,在“质”上面也一定能引领世界。

日本漫画学院代表:木村忠夫

翻译:杨春玲


上一篇:黄苗子谈张光宇
下一篇:没有了